『整個家完了

2019-04-04 19:31

今年27歲的小安(應被採訪者要求化名)是河北省保定市一所中學的教師,去(2016)年年底,他和妻子經過自由戀愛結婚。他告訴記者,由於是自由戀愛,自己的工作也比較穩定,女方家要的彩禮相對少一些,一共是禮金6.6萬元加買房買車。他同時表示,『這屬於雙方都有正式工作的情況。』

調查發現,這種現象同樣發生在河南、山東、貴州、陝西、甘肅等地,而且表現出『越是貧困地區,越出現高價彩禮』的特點。4年來,貴州的彩禮由2萬元禮金加電器上漲為8.8萬元禮金加『三金』;陝西由3萬元禮金加『三金』『三銀』上漲為10萬元禮金加『三金一動(「動」指的是汽車)』;甘肅一些農村地區的禮金則瘋漲為18萬元。

慘劇讓人唏噓,沉重的彩禮是始作俑者。從20世紀50年代的幾尺花布,非常完美,到改革開放後的『三轉一響』(自行車、手錶、縫紉機和收音機),再到如今一些地方用百元鈔票『稱斤論兩』,大陸國內一些地方不斷加碼的『彩禮』正在將像陳老漢這樣的普通父母壓得喘不過氣來。

本來是禮節性的民俗,彩禮緣何不斷走高?如何透過移風易俗,鏟除這種社會陋習?對此,本報記者進行了相關調查。

4年前,一張『全國彩禮地圖』在微博上走紅,該圖以地圖形式標注了大陸各地的結婚彩禮金額,引發網友熱議。本報記者經過調查發現,4年時間裡,這份『彩禮地圖』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。其中很多地方尤其是農村地區不僅彩禮翻了番,房子、汽車等也成了結婚標配。

根據2013年的『彩禮地圖』,河北省的平均彩禮為1萬元禮金加『三金(金鐲子、鑽戒、鑽石項鏈)』,花費大約為3萬元。也就是說,4年時間裡,即便不加入買房買車的花費,河北省的平均彩禮也增長了25倍。

4年前,一張『全國彩禮地圖』在微博上走紅,引發網友熱議。人民日報海外版記者近日調查『天價彩禮』後,更新了各地資料,最新『大陸彩禮地圖』出爐。

『在保定農村,如果男方沒有正式工作,彩禮是10萬元起步,還要在縣城裡買房、買車。』小安說,這幾乎是現在本地農村結婚的『標配』。據他介紹,當地農村還有很多講究,比如禮金要『萬紫千紅一片綠』,即1萬張5元(紫色)鈔票、1000張100元(紅色)鈔票,再加一把50元(綠色)的鈔票,需要花費至少15萬元以上。還有的地方講究『三斤三兩』,即用3斤3兩重的、嶄新的100元鈔票作為禮金,一共大約15萬元。

根據人民日報報導,『整個家完了,徹底完了。』望著兒子房間門上那個殘存的大紅『囍』字,河南省安陽市湯陰縣付道鎮67歲的陳老漢忍不住老淚縱橫。今(2017)年春節前,他和老伴以一套在縣城裡購置的婚房和11萬元(以人民幣計算,以下同)禮金,給27歲的小兒子娶了親。為此,老兩口不僅用盡了畢生積蓄,還欠下了20多萬元的債。沒想到,就在新婚之夜,小兩口為了這11萬元禮金發生激烈爭執,小兒子盛怒之下將新娘砸死,給兩個家庭及社會都留下了巨大傷痛。

彩禮地圖

西部高東部低,山村高城郊低